上期巴黎艺术圈“杨天真”破了点击量4000大关,很多读者和观众鼓励我们说视频和文章都有进步,非常感谢大家的反馈。原来创作者的每一分心血跟投入,都能被感知。(详情请戳上期链接:姐在巴黎 | 巴黎艺术圈“杨天真”竟是东北人儿 )

本期主人公叫雷洋,法语系毕业,做过工程翻译。现在的职业是旅行社多媒体编辑,同时也是个业余插画爱好者。这是典型的“不会法语的编辑不是好插画师”,斜杠青年的典范。她的插画从色彩和内容上,让人一眼心动。接触之后发现果然是个有爱、有趣、有活法也有“料”的“小丫头”。

她不爱模仿,从一开始就创造了“酷噹”。这相当于什么呢,相当于别人都在水泥路上奔跑,她喜欢自己在森林里面开道。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但问题是,走别人走过的路很难被记得住,一开始就走自己的路,才真的有出路。在周围人的鼓励下,她不断地创造,用酷噹这个角色来表达自己的生活状态以及所思所想。

今年3月,她在朋友的帮助下,在巴黎开了自己的首次个人画展,先后有上千人次进行了参观。作为一个非专业画手,能举办这样的画展,她应该算第一个。还在布展的时候,就有法国人进来看到她的画,立马要买。但是“酷噹”妈依旧酷酷地说不卖,理由是,觉得不够,想攒齐一本画册再说,反正不用靠它生活。好吧,你开心就好。

姐在巴黎第五期

雷洋 酷噹是活在我心里的小孩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画画,怎么想到创造”酷噹”?

雷洋:从小就很喜欢画画,我以前就是扎的一个马尾,就觉得自己还蛮酷的啊,又觉得”酷噹”这个词挺好玩的,就取了这个名字。酷噹她更多地表达的是我心里面的一个映射,一个内心的小孩吧。生活很不容易吧,我希望她能够传达出一种温情:无论你经历过什么,处在什么状态下,都要相信这个世界是快乐和温暖的。

记者:你的灵感一般来自于什么 ?

雷洋:我真的是一个很爱自己胡思乱想的人,可能听一首歌听到一句很有感觉的歌词,就会想到一个画面,然后把它画下来。或者就是走在路上看到那些玻璃大楼上面印着树木的时候,我就觉得这是一个会生长的城市。

比如有一次我听到“the secret of romance is to do something very man”这句歌词的时候,我觉得我想要very man的那种感觉。我就想象自己有两个小胡子,然后抽着雪茄躺在那儿,very man 的那种感觉,就画了一张画。

记者: 最近你比较喜欢的音乐和对你有影响的电影是什么 ?

雷洋:最近我最想要单曲循环的可能就是《麦记的最后一夜》,我大部分喜欢的歌都是来自于这个叫“my little airport”的香港独立音乐人,他们的歌词就像日记一样,有一些描写心情的东西,一些很短的句子,我经常会觉得那很有感觉,会很想画画。

我还很爱看电影,看的其实还蛮多的,经常会在我觉得好的电影里头找到一些让我有画画灵感的镜头。可能画面感最让我觉得舒服的,就是拍布达佩斯大饭店的那个导演的作品。画面和画作很接近。

记者:我发现你好几幅画里面都有一个乌龟,为什么 ?

雷洋:它是一直陪伴着我的一个象征。在画里面,酷噹所有孤独的时候,都是和这只乌龟在一起的,是她的一种心灵慰藉吧。因为这只乌龟其实是我最后的一个儿童节礼物,它陪了我很多年。当年我爸开车送我去成都读大学的时候,我下车还抱着那只乌龟,带着它去大学,在寝室里它也一直陪着我。我那个时候很拒绝长大。

记者:为什么拒绝长大,要去跟成人的世界对抗? 很复杂还是很讨厌?

雷洋:我记得我以前看过一本周国平的书,他说人的单纯可以分很多种,有一种是一开始纯粹的单纯,还有一种是经历过复杂之后依然觉得人要单纯。我觉得其实人生真的挺不容易的,所以开心一点、简单一点挺好的。可能还是想要保留自己内心单纯美好的那种感觉吧,所以才会画一些我自己觉得好玩的东西。

记者:你去北非做了两年工程翻译,在那边的生活给你的创作带来了什么 ?

雷洋:在北非工作的那两年也算是给自己一个挑战吧,接触到了很多不一样的风景、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思维逻辑。工作之外自己的时间会很多,画了一些跟阿拉伯人工作的场景,也画了一些当时看到各种不一样的人之后的想法,还有一些自己内心的新感悟之类的。

刚刚开始翻译工程内容的时候很吃力,听不懂安徽话,也听不懂阿拉伯人带着阿拉伯语的法语,直到后来我也会蹦一些阿拉伯语单词,所以一切都是万事开头难。

我之前在成都的时候,可能被保护的比较好吧,生活在自己的舒适圈里头。可是从去到北非开始,所有的东西都要你自己一个人去面对去解决,无论是你的工作还是你的情绪。可能在北非的生活教会我更独立吧。在画画这件事情上,它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可以画更多的画,同时也让我慢慢地可以用画表达更丰富的东西。比如我以前刚刚开始画的时候,虽然脑子里面想到了一整副画,但是我可能画不出来背景,就会用很简单的线条来表现。在北非的时候,时间会比较多,画画的量会比较大,我就能有时间去想更多的东西,完成度会更高。

记者:你的得意之作有哪些,有什么故事?

雷洋:这张是我在夏天的时候画的巴黎街头。巴黎的街上会有很多街头表演的人,然后我就会把他们拍下来,回家之后就会看着照片把他们画下来。我觉得这很巴黎,是巴黎很舒服的生活状态,我特别喜欢这一张。

这张画的是我一个很纠结的状态:我在想,要选择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方式。我就画了两个自己在自我纠结。外面是冰天雪地,觉得很孤独;其实里面是阳光充沛的,有一些这种红色的像花一样的东西在盛开,是很暖色、很阳光的。然后里面的她穿着短袖,外面的她裹着羽绒服。那都是我,是两个自己在脑海里争论吧。不想用文字去表现的时候,我就可以在画面里表达我想要表达的东西。

这张是油画棒画的,可能只花了二三十分钟就画好了。画了当时我刚刚出社会工作时候的心情,觉得不想要改变自己。到现在,我都还觉得我自己不想迎合这个世界的虚伪,想要保持自己内心的那种状态。我还蛮喜欢这张画的,这张画有很多年了吧。

我觉得人外在的东西,和内在的东西,是可以分开的。我很坚持,你只要内在不变,你外在是怎么样其实就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