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在巴黎∣13 同样走戛纳红毯 ,“冰冰”凉了,她的“汉服社团”却火了!

各位“姐在巴黎”的粉丝朋友大家好,这期让大家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

不过好消息是,“姐在巴黎”在微博的浏览量,就仿佛浇了粪的庄稼,一直在蹭蹭蹭地往上长,12期短视频总浏览量累计已经突破20万啦。我们也开通了“姐在巴黎”的微信公众号(ParisMADAME)。这是粉丝们一个小家,你们可以继续通过微欧时代关注我们,也可以到“姐在巴黎”公众号里面给我们吐槽,提意见,敲打小编勤奋工作。

不要以为女博士不会玩,女博士玩起来吓你一跳。今天的女主仲巾函,在巴黎中央理工完成博士课题后,成为中国著名高新企业科博达驻法代表。更让人惊喜的是,她用业余时间把一个几年前名不见经传的汉文化爱好者协会“博衍社”发展成了巴黎最活跃也最有辨识度的社团之一。目前成员人数已达300多人,其中包括70多名法国成员。

今年5月,作为协会负责人,她还受到戛纳电影节官方邀请,穿着华丽的汉服走上红毯。

记者:你是什么时候来的巴黎呢 ?

仲巾函:我是2007年到法国的,本科是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专业是飞行器设计与工程。当时因为一个双硕士项目,再加上有全额奖学金,后来在巴黎中央理工学院完成了我的工业工程博士课题。

记者:怎么开始“玩”,而且这么专业的玩的 ?

仲巾函:在我读博的过程中,其实有很多同事,包括我的导师,都有许多个人爱好。而且他们把这些爱好发展的很精很深,所以我也就受到了他们的感染。

在法国国家交通研究所里实习的时候,我的导师爱好射击。他白天工作,晚上要去自己的射击学校,甚至还代表法国出席过欧锦赛。

在我读博士期间,我的一位同事非常喜欢歌剧,建立了一个歌剧协会,每年他会有一段时间请假,到全国去巡演。

记者:怎么接触到汉服,然后把这个协会发展起来的呢 ?

仲巾函:2008年的时候我才在国外通过网络接触到汉服。在这之前,我是比较喜欢西洋文化的,这就是我为什么来法国的原因。因为觉得法国很有文化艺术氛围,但是直到我接触到了汉服,才开始以探索科研的精神去学习这种文化。然后我就发掘出来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例如汉服和茶,我发现了它的另一种美,并且我觉得我们应该去致力于重新构建一个新古典主义的文化精神,让它能够活着,让它能够有生命力。

我们协会在2008年创建了一个QQ群,当时已经解散了,但我觉得非常可惜,就又把它重建。最开始只有一二十个人,但是一年过后,就变成了一百多人,还建了几个分社。到今天我们已经有将近350-380个人的规模,而且其中大概有四分之一的人都是法国成员,所以,我也很惊讶它的蓬勃发展。

记者:汉文化,新古典主义在法国这么有吸引力原因是什么 ?

仲巾函:其实原因很简单,就觉得汉学太美了,太有意思了,让你忍不住继续往下深入,这是内在原因。

外在原因首先是中国人的温饱问题已经基本解决,大家有这个精神动力去追求更高的精神享受;其次是我们海外的华人都有一种文化迷茫,因为国外对中国文化依然停留在比较老旧的印象中。它有一个断层:中国文化的传播在一些特别高大上的官宣形式和展现民俗美的舞龙舞狮、扇子舞中间,有一个空白——缺乏既有质感又能接地气的文化活动。而我们协会目前所做的事情,正好弥补了中间这个空缺。

我们会组织很多年轻人感兴趣的活动,比如汉服快闪、游园会、茶道课程等。我们认为文化是有生命力的,能够自我完善的。我们对文化的取用和构建不会拘泥于之前那些老旧的思想,而是让这些内容更有生气,更能接地气,能够被大家看得见摸得着。

而这个着力点,就是探索和构建一个新古典主义精神。所以这是为什么它能够很快地被中国人和法国人接受,而且很多人是死忠粉铁粉。

记者: 是什么机缘巧合,让你走上了戛纳电影节的红毯 ?

仲巾函:汉服能够出席戛纳电影节也令我非常的惊喜,但其实也不能完全算是意外。因为首先戛纳电影节它的官方合作伙伴,邀请了我们的友好协会——福建汉服天下。而戛纳电影节其实有两个汉文化名额,因为我们在法国,并且去年戛纳电影节就已经对汉服非常感兴趣了,所以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见组委会的成员的时候,一位先生对我们说,他很愿意给我们再加拍一个汉服的专辑。于是我们赶紧去换衣、化妆,所以当天我们几乎没有休息,但是这个电影节团队给我们拍了很多照片。

在戛纳电影节

记者:你怎么好像做任何事情都可以成功,有什么秘诀 ?

仲巾函:我应该还算不上成功吧,还处在成长的道路上。秘诀没有太多:首先,对自己的生活要有规划,然后一定要有理想。可能很多人的生活就是随波逐流,如果你没有一个坚定的理想,那你将很难找到人生的目标。有理想,够坚持,在任何时候碰到挫折不要退缩,那你就能做得很优秀。

如果你仅仅是参加一个汉服秀,那就只是玩一玩。而我们这个协会有非常多的活动让大家参加,这就不仅仅是玩玩而已了,而是需要你认真对待。这需要我们不断地去鼓励,不断地去引导,还必须配备一个执行力高的团队和保持一份始终如一的责任感。其实这时候我们也会感到非常疲乏,因为文化的投入是需要有资金的,而我们现在都是志愿者在做。当然,我们也会去想尽办法拉赞助,或者说通过一些置换服务来获取补贴、礼品等,希望带给成员们更好的未来,更好的前景。

记者:协会在法国是一个怎样的存在,法国会员在协会中有什么特殊作用吗 ?

仲巾函:法国的文化生活有一个特点:百分之七十的业余文化生活,都是由协会来组织的。整个社会对文化艺术都非常尊重和热爱,政府也会采取一些积极的措施去支持文化协会的发展。比方说,我们有的活动因为备受欣赏,甚至会得到巴黎市区的几块道路电子广告牌来进行宣传,并且都是免费的。这些是公司做不到的,但我们协会能做到。

实际上我们协会也同时是法中友好协会联合会的成员,这个协会里所有的成员都是各个协会的会长。但是其他会长都是法国人,只有我一个人是中国人,所以我们协会也算是挺特殊的。法中友好协会联合会的会长是法国教育部的汉语学监,而我们协会是唯一一个有许多法国人,并且让他们可以深入参与的协会,因此我们才有资格加入。

记者:你也是茶道的老师,给法国人推广茶道过程中有什么有意思的事 ?

仲巾函:在法国,有非常多人喜欢日本,因此他们对日本茶道也非常熟悉。但是,他们对中国茶艺就不那么了解了,有些时候甚至很多中国人都不太了解茶文化。事实上,法国人是非常善于接受高端茶的品饮和品鉴方式的。因为法国的品酒文化和中国的品茶文化是有一整套相似体系存在的。我记得我的茶课学生飞利浦,曾经写过一个品茶作业。中国学生可能只写了半页一页,但他一个人就写了三页。他的作业里面对每一泡茶的汤色、香型、味觉都做了详细的描述。由此可以看出,法国人在品饮上是很有经验的。中国文化与法国文化目前都处在一个有精致体系的状态上,所以双方有很多互通点和交流点。只要能利用品酒与品茶之间相似体系的契合点,就一定能够把茶本身在法国也推广出去。

作者:张小夏、顾含钰

审排:小克、沐橙园